上午十点钟的时候,表哥打来电话。

问我有事情没,没事的话陪他一起去送几台电脑,有个朋友介绍的业务,做秀场直播的公司。

我心想,还没近距离接触过这类公司,正好借这个机会去了解下,中午还能跟着表哥蹭顿午饭。

于是,痛快的答应了。

表哥家里是做电脑数码、办公耗材以及周边配件,做了二十年了,也算是我们县城规模做的比较大的。

最初只是修理电脑、卖点游戏光盘,后来网吧兴起那几年,抓住机会,做了不少采购单,一下子起来了。

后来,又开始涉及政府招标采购,代理了不少品牌,逐渐上了轨道,规模比最初的时候翻了几番。

网购兴起后,电脑数码这些产品,价格开始越来越透明,实体经营没有之前那么好做了。

表哥也一直在找新的出路,经营思路也和家里有很大分歧,所以,不打算接手家里的生意。

其实是不想让周边的人说,自己都是靠家里,想自己搞点事情出来,从零到一,证明下自己的能力。

但是,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还是蛮大的。

投资了几个实体项目,最后都赔的一塌糊涂,几十万都打了水漂,也不敢再轻易投项目了。

后来,跟我接触多了,也了解了一些网络项目,非常感兴趣,一直想找个机会转型到互联网上。

跌跌撞撞的尝试了不少,最后,做淘宝蓝海店,有了点起色,一件代发,精细化选品运营模式。

每个月也能赚个一两万,但是除去贷款、养娃、生活,基本上只是收支平衡。

所以,后来一次吃饭,表哥多喝了两杯,跟我说了几句心里话,大意是,原来一直以为自己有能力做点什么事,现在才发现,其实自己只是个普通人而已。

以前太在意别人的目光了,太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,所以,憋着一股气,想证明自己。

其实想想,有这个必要吗?

做自己的事情就好了,管别人说什么呢?

我只能安慰他。

你其实不错了,至少没纨绔败家,别灰心,还有机会。

扯远了。

二十分钟后,表哥开着他的奥迪车来了,我上车后看到后座放着六台主机。

我问:都是直播公司要的?

表哥说:对,朋友介绍的,直播公司,刚开张,让我帮忙给弄几台电脑。

我问:在哪办公?

表哥说:在高新区科技园。

半个小时后,到了科技园地下停车场。

表哥打了个电话,听声音是个女孩。

不一会儿,一个高个儿女孩带着两个男生下来了,女孩画着浓妆,穿的松松垮垮,见面就给我们让烟。

我摆摆手,示意不抽烟。

表哥跟女孩寒暄一番,然后几个人把电脑从车上拿下来,上了电梯。

公司在五楼,进门一股强烈的油漆味道,看样子是刚装修完不久,大厅里坐着几个年轻人。

整个办公场地有两百多平,里面是十个直播间,外面大厅是办公区,有一个经理办公室,一个会客室。

我帮表哥把电脑安装好,表哥跟女孩聊了一会儿,表示还有事情,先走。

女孩很客气的送我们出门了。

我问:这女孩什么来头?

表哥:咱们老家的,是混夜场认识的,97年的。

我说:没看出来啊,老牛吃嫩草。

表哥说:我是那种人吗?这是朋友让帮忙的,他们主打娱乐主播,靠礼物分成,不过现在也做了一些带货。

开了三个公司了,另外两个不在这里,今天这个,是新开的,老板是个拆迁户,还算有实力,女孩也是合伙人。

他们现在正在招主播,娱乐、带货的,手里应该有些资源,这玩意儿也是混圈子的。

跟他们一起吃过几次饭,大概就了解这么多。

我说:97年的小姑娘都这么猛,咱们落伍了。

表哥说:没办法,岁月催人老,新的东西你能学习、了解,但是未来终究是年轻人的

就像我们家最初做电脑,为什么那么暴利?

因为在县城还是新生事物,大家都不懂,所以,你就能赚钱。

比如你做互联网,也是同样的道理。

你不可能抓准每个时代赚钱的风口的。

表哥说完,我们都沉默了。

有点不甘心。

只剩下两张落寞的脸,消融在夕阳里。